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校长玩弄的丰满老师
校长玩弄的丰满老师

校长玩弄的丰满老师

“老师,你迟到了……”男人的声音压得很低。老师?他在对女人说话,这女人是老师?哪个老师穿这么风骚的十公分高跟鞋?
  “唔……嗯……”女人没有说话,似乎在用手捂着嘴,压抑着发出声音的欲望。左边纤细小腿微微抬起一些,只剩高跟鞋的鞋尖点在地上,看样子她那已经被男人分开的大腿被提起了一条,双腿分开得更大了。
  “啊啊……不要……”随着女人压低声音的求饶,隔壁传来了手掌撑在木质隔断上的一声巨响,接着是一丝微小水声。风骚的女教师听起来并不情愿,这么说来她的大腿也是被男人提起的。我望着嫩白细腻的小腿,可以想象到男人抚摸到她大腿根处柔软温热的触感。小弟弟瞬间就硬了。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老师不乖哦!”男人故意压低了声音,但也比女人的声音稍微大一点。
  “别抠了。”女人撑在隔断的手用力的按压,把隔断弄得呲呲响,看来她以此发泄心中的欲望。别抠了?结合着微小的蘸水声,男人提起她腿的动作和刚才的话语,不难想象出皮鞋男人提着女教师的大腿抠弄她湿润小穴的情景。
  “别!”女人的声音大了一些,只听扑通一声,黑色皮鞋分开在坐便器两侧。我看着距离有四十多公分的两双面对面的鞋子,看样子女人忍受不住男人的抠弄,将他得坐在了坐便器上,如此说来,女人并不是情愿的?
  “我……”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委屈夹杂着抱歉,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手背好。走过来。”男人看来并不生气,下起命令干净利索。
  女人听话的靠近坐便器,至于手是否背好,我就不可而知了,她的腿又被抬起来,似乎比之前更高一些,男人继续肆意抠弄,随着她脚尖的颤抖,指头蘸水摩擦女人娇嫩器官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女人痛苦的压抑着低吟。“不要……啊啊啊……慢一点……啊……慢一点……痛……”她虽然这么低声拒绝,可踮起的脚尖抬得更高了一些,金鸡独立?
  “弯腰!低头!”男人又下命令了。能对老师这样威严的下命令,除了校长,还能有谁?可校长不至于在厕所偷情吧?去校长办公室,甚至是教职工厕所,也比这里安全的多啊!谁知道呢,校长没准喜欢这刺激呢。我掏出已经可以升国旗的鸡巴,用力的套弄起来。
  女人的低吟不见了,只有细小的哼声“嗯……嗯……”断断续续的,好像很幸福。仔细听还能听见吞咽口水和男人兴奋的喘息声,听起来他们在接吻,和这样一位美腿的骚老师接吻,校长真是艳福不浅啊。
  两人保持着接吻的姿势,又将女人的腿抬高了一些,我从隔壁水平看去,只能看到一丝黑色的鞋尖。男人脱了皮鞋,双脚都从地上消失了,我仔细看了看他的皮鞋,做工和皮料都十分名贵,全校能穿得起这种鞋子,除了校长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骨干老师,可鞋面上满满的灰尘却让我一时琢磨不到头脑。
  挡板并不高,我直起身踮起脚尖就能看到里面的全貌,但是碍于里面可能是校长,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咚……”又是一声巨响,不知道他们谁撞到隔断上了。“嗯!嗯!嗯!……”女人的哼声和刚才简直不是一个分贝,呼吸也急促得多,透过这些干扰,还能听到肉体蘸着水拍打的“啪啪”声。这明显的水声不难想象女人的阴唇有多么湿润,腔隙有多麽滑嫩。校长的大鸡吧已经整根肏进了老师的肉屄,放肆的占有了老师湿润的花房!“吱吱……”突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声,是女人用指甲刮着木质的隔断,她是爽得昏迷了,还是抒发不满?亦或变相的反抗?
  “唔……别咬!”看起来女人的反抗有效,男人松开了她的嘴唇,可从抬起腿的高度来看,那本来能看到鞋尖的程度都没了。别咬,看起来校长松开嘴唇并不是因为女老师的反抗,而是想用嘴唇爱抚女老师的其他部位,咬,他会咬她哪里?乳房?不知道这老师胸前是否有料呢?肯定不及我那胸脯大到夸张的巨乳妈妈。我回忆起偷窥妈妈换衣服的画面,那对硕大如篮球的豪乳,坚挺如木瓜的一对乳瓜,什么时候我还能吃到呢?
  “别咬了……轻点啊啊……痛啊……”女人已经掩饰不住她的呻吟,这时候要是有人来上厕所,一定会发现校长和老师的偷情。咬她的乳房,看起来在我来之前,校长已经解开了老师的衣扣,并且爱抚她的乳房许久了。
  “别啊……别……”女人依然在拒绝。
  “老师,你真不想要么?”校长好像停止了抽插,接着听到“啵”的一声,应该是校长拔出鸡巴的声音,两人的性器结合的太紧,才出现这种启封红酒瓶的剧烈响声。
  “既然不想要,那我走了。”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被放下,接着能听到校长穿衣服的声音。
  “不,不……”女教师的声音欲拒还迎,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希望校长继续侵犯,还是希望校长离开。
  “骚货,到底不什么?不想要,还是不想让我走?”校长质问。
  “不想走……”女人声音小得像蚊子叫。
  “不想让我走,就叫两声好听的来。”校长啪的拍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听清脆的声音就知道这女人的屁股肥而不腻,柔软有弹性,不知翘挺度咋样。
  “老……老公……”女人声音很小,但是叫的甜美,可不知为何,我能从甜美中能闻得一丝忧伤。
  “哎!我的好老婆。小骚货,明明骚得要命,心里渴望得要死,每次还跟我装矜持。快下课了,抓紧时间。转过身去!”校长命令道。
  黑色的漆皮高跟鞋转了个面,和放在坐便器两侧的皮鞋程同向。我去……这是要后入式啊,15岁的我只见过狗用这种姿势。
  “屁股撅高一点。嗯,骚老婆的屁股真大,真翘。”校长说着又在女老师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嗯……”女人的呻吟平滑沉稳,应该是龟头抵在兴奋的阴唇上,敏感的肉体得到满足的声音,她一定在渴望进一步的满足。
  “咚……”这次巨响不是手掌打在隔断上的声音,而是肉体撞击的声音。“啊……”紧接着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哀嚎。巨响是校长插到女老师子宫的声音?这老头年纪不小了,腰劲也不小啊。
  “咚……”校长的力度让我这正在发育的年轻人也佩服,这力度大蒜也能捣成蒜泥了,插得这么用力,根本毫不怜惜,到底不是在插自己老婆啊。“啊……”尽管女人努力的压低声音,色情的呻吟还是响彻整间厕所。
  “老师,刺激吧?”
  “啊…不…不要这么用力…喔…顶到…顶到最里面了…”
  “唔…唔…怎么样…老师…很爽吧…”
  “太深…太深了…喔…”
  “你先生没有这样插过你吧?”“唔,不说话,看我的厉害!”
  随着校长又一次的冲刺,女教师痛苦的大叫,紧接着听到有东西划过挡板的声音,我抬头一看,隔断的挡板上竖起一条肉丝纤细小腿。什么?她为了方便校长插入,尽然摆出这种姿势迎合?女教师的腿真够长的,包裹着肉色丝袜的纤细小腿露出一大截在空中摇曳,随着她低沉的呻吟一颤一颤的。我去……伸这么高是传说中的“一字马”啊,后入式加站立一字马,这种高难度动作肏屄,校长真是爽到家了,女老师的身材也真不错,看样子腿长超过一米一了,不求能真像校长这样爽一次,哪怕让我一睹女教师美腿的全貌也好啊。不知道和妈妈的比起来咋样,妈妈虽也是个长腿美女,可她总是把腿用长裤包起来,为了不突出腿部美好的曲线,她还专门穿一些加肥加大的裤子,裤子不够长就用短靴弥补,真是可惜了她的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
  “对,老婆,腿伸直!别压抑了。爽就叫出来。”
  “啊啊……老公,我的小老公……”女教师听起来被插得迷糊了,声音从痛苦变得忧婉温柔。保持这种姿势做爱,看来女教师不仅身材好,身体的柔韧性也极强。能有这么长腿的老师全校就只有我妈一个,绝不会是我妈!长这么高的学生也是寥寥无几,加上这高超的技术和身体的柔韧性,八成校长在肏一只高级“鸡”。
  正想着,女教师一字马的一条腿靠了过来,看样子她被肏得脱力了,举起的腿摇摇晃晃的,“噔!”肉色丝袜美腿靠在了挡板的顶端,仍旧一晃一晃的颤栗。
  “爽不爽,老婆!”校长突突突的快速抽插,蘸着淫水的肉体拍击啪啪声连绵不断。
  “啊……老公,我要死了……”女教师站在地上的脚被顶得扭来扭去,伸到挡板上的高跟鞋也被紧绷的玉足勾得翻起一块。
  “那我就肏死你,肏死你个骚老婆!”校长呼吸也急促了,隔几秒还大喝一声。
  “啊……”女教师爽得失声了。她的脚指头用力的舒张,黑亮的漆皮高跟鞋摇摇欲坠,黑色的光芒闪耀着,仿佛在对我招手。等等!它真的掉下来了,还砸到了我的头。
  我捡起高跟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不仅没有皮革的臭味,也没有脚汗的恶臭,而有股淡淡的幽香,真是个注重保养的高级鸡!我抬起头,挡板上的匀称小腿只有我小臂粗细,细腻的肌肤嫩得惊人,美丽的足弓曲线、雪白发亮的脚背,脚指洁白整齐的像钢琴琴键,粉嫩的指甲清澈透明,少了一丝风尘,多了一抹良家美女的味道,这种极品玉足不求占有,哪怕让我握一握,舔一舔也好啊!
  “骚货,夹得我好紧,你又在咬我了,好会夹的小浪穴。”校长也发出了一声低吼,像狗熊在咆哮一般。
  女教师没有回应,只是玉足和脚趾弓起弯曲到极限,柔软的腿腓也痉挛的紧绷着,她好像被肏到高潮了,说不定还潮吹了,都没注意她的高跟鞋掉了。
  大概等了两分钟,校长才重新坐下来,女教师的腿晃了晃,完全没有收回去的意思。
  “骚老师,收回来啊,深怕别人看不见啊?”校长嬉笑的提醒道。
  “好痛,你太用力了。”女教师仍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我不舍的看着极品玉足慢慢收回挡板里,不知这辈子还有机会再见么?
  “咦?我的鞋子怎么没了?放开我,我去找。”女教师回过神来,声音又压得很低。
  “大老婆,急什么,一会儿再找,先来亲一个。”校长声音也变小了。
  “哎呀,讨厌!”女教师小声的撒娇,接着传来两人舌头搅拌唾液的声音。校长的腿又不见了,只剩下一双皮鞋在坐便器两旁,女教师收回去的腿也没放下来,另一只高跟鞋连方向都没转,我眼前出现了一副,校长用后入式鸡巴还插在女教师阴道里,一只手抬起一条大腿,女教师双手撑着挡板做支撑,回头与他接吻的画面,他的另一只手会在哪里?如果是我,一定蹂躏女教师雪白的大奶子!
  我又闻了一下鞋子的幽香,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万一他们接吻后出来找高跟鞋就麻烦了。我放下高跟鞋,弓着腰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厕所。奸夫淫妇是他们,为什么我要偷偷摸摸的做贼心虚?因为嫖娼的是校长啊,两个人声音很小,我也不确定是谁,不过校长的可能性最大,他有权有势,穿得起名贵的皮鞋,也敢于在自己的地盘嫖娼,甚至具有胁迫某些教师,甚至学生的资本。
  这无耻的校长!我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等回到篮球场,已经没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