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族的轮回
魔族的轮回

魔族的轮回



  千年前,天魔一族挣脱九幽牢锁,化作凶魂恶鬼为祸人间。一时间神州大地
生灵涂炭,人类面临史前危机。这是,炎帝出世自带祥瑞,幸存的人们觉得这一
出生就神光漫天的孩子一定是救世主,就把他小心保护起来,直到他长大成人,
他心怀天下,目睹黎明之苦,带领剩余的族人和天魔大战十年。

  可惜,凡人的身子怎么对抗生生不息的天魔阴魂?人族连连败退,所剩人数
已然不多。炎帝看到众生之苦,常常以泪洗面,懊恼自己无法带领人类生活下去。
就在一天,他随身而侍的一位祭祀因为卜算天机竟然得到一丝明悟。冥冥中是希
望炎帝能登上不周山拜祭天地。炎帝本不信天神,但看到子民困苦又感祭祀忠心
耿耿,就答应了。

  炎帝焚香沐浴,带着祭祀和一班子弟登不周山拜祭天地。没曾想,天地有神
灵,一道惊天动地的祥瑞笼罩炎帝,竟然是上苍感召,赐下一部神功名叫天帝神
功。炎帝得此神功,不出三年就练成神体神功大成。从此以后,炎帝且战且胜,
最惧怕神灵的天魔面对炎帝毫无招架之力。短短七年,存在于世间的十万八千个
天魔消失殆尽,人类赢得胜利。

  两百年后,炎帝寿终,他传下神功给祭祀请他找到拥有天帝之资的人来继承
王位。祭祀一族忠心耿耿,一代传一代寻找着天帝之资的人。终于在有熊部落里
找到了轩辕黄帝继承王位。可这时,九黎部落不满黄帝登位,他们的首领蚩尤更
是不满。野心蓬勃的蚩尤想推翻黄帝,自感打不过已经修炼天帝神功的黄帝,于
是带着族人远离黄帝统治的区域。

  就在一个偶然的地方,蚩尤寻得一个密洞,在洞里竟然找到了天魔的遗迹。
内心凶狠的蚩尤唤醒了天魔,而天魔也在上次败北后吸取教训,并没有化做游魂
野鬼为祸人间。而是将历时几百年创造出的天魔大法传给蚩尤,让蚩尤代表天魔
去争取天下。

  蚩尤获得魔功,天资出众的他因为内心邪恶非常符合天魔大法,不出两年竟
然已经炉火纯青,他带领族人和一些愿意出世的天魔,和黄帝展开大战。一场战
役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最终,黄帝携天神之威,将蚩尤诛杀在逐鹿之地。

  蚩尤陨落逐鹿,心有不甘,带着滔天的恨意的怨念竟然将天魔大法重新改版,
变成一部真真正正能打败神灵的无上魔功,可惜蚩尤身死道消,这天魔大法被黄
帝手下获得,黄帝看到刻在蚩尤骨头上的新的天魔大法,感到一阵浓浓的危机,
可神功大成的他竟然无法毁灭这部魔功。无奈之下,黄帝用秘法将魔功封印在地
下,让它永无出头之日。

  魔功还没见世就被封印,除了黄帝和那位手下再也没人知道这部魔功的存在。
人族得胜,一代代的繁衍生息下去,从此以后,人族大盛。

  自从大禹治水,夏启即位。以大夏王朝为开端的封建王朝开始了。人类也不
再是以前那样纯真善良,开始变得贪婪邪恶,而躲在暗处的天魔也开始蠢蠢欲动。
于是,天魔一族慢慢渗透到人类里面,因为他们无法以实体存在人间,所以他们
改变策略,将人类作为自己的载体,更是偷偷躲进轮回里面,携带者天魔的记忆
转世为人。他们利用人类的恶性不断发展,慢慢的已经成为可以左右天下的存在,
比如魔女妹喜勾引夏桀,大夏王朝分崩离析;妲己惑纣,商为周替;一代褒姒,
惹得幽王烽火戏诸侯等等。

  时间飞逝,人们开始不断内斗,正义和邪恶不断交战,天下苍生又开始了一
场腥风血雨。

  大齐王朝永元初年,随着上一代皇帝早死,年仅十岁的新帝登基,丽妃作为
新帝的生母,以太后身份垂帘听政。一时间,天下大乱,无数英雄豪杰要推翻无
道大齐,无论是天下还是江湖都弥漫着一股战争的气息。

  大齐王朝太师府,已经七十二岁的三朝元老太师李泰满脸严肃,急躁的抚摸
着自己的长须,良久,叹息一声:「哎~ 算了。想当年先帝在的时候,那是风调
雨顺国泰民安啊,没想到,那妖后垂帘听政之后,竟闹得天下大乱,妖孽,妖孽
啊。我大齐历朝三百年,难道要葬送在这妖后手里?」李太师愁眉不展,站起身
子,靠在窗边,看着昏暗的月光喃喃道:「老天啊~ 你要是有眼就降神雷劈死那
妖后吧,莫要毁了这大齐啊~ 」

  就在这时,李太师家的大门直接被人踢开,「哐啷!」一声,厚重的大门直
接被踢了出去,把守门的十几个守卫砸成肉饼。太师听得动静,匆匆跑了出去,
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李元成正拿着一柄宝刀带着全府的侍卫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口。
太师看着,忙问道:「成儿,怎么回事!?」

  「父亲,孩儿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只听到乒乒乓乓一整声响,渗人的骨头破裂,血肉撕开的声音不
断响起。一阵浓郁的血腥气从前院飘来。守在后院的太师一行人只觉得一阵头皮
发麻,浑身难受。

  就在众人担心不已的时候,前门的门直接被暴力的推开,透过门能看到满院
的尸体趴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不断流出,死相极惨。

  而凶手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身长近两米,身披一身黑色皮甲,手里拿着
一根带着尖刺的威武狼牙棒,棒身正不断流下血液,那男人一只手慢慢挥动狼牙
棒,带着狰狞嗜血的笑容缓缓走向李太师一行人,张开大嘴,说道:「嘿嘿!李
太师,太后有旨,李太师秘密谋反,证据确凿,特令我来将其捉拿归案。嘿嘿~
太师大人,跟我走吧!哈哈哈哈~ 」说完,发出一阵好像金属摩擦一样的笑声,
整个后院都被一阵恐怖的气息笼罩。

  李太师瞧得两人,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骂道:「元武,你这吃里扒外的奴
才,我对你不薄,还把你举荐给先帝做侍卫头领,没想到你竟然恩将仇报要来加
害老夫!那妖后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心甘情愿做狗!」

  「呵呵~ 太师大人说的真好听,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家元武投靠太后,
那可是聪明人呢!什么奴才不奴才的,真难听,」说话的,就是站在元武身后的
女子,只见这女子身高一米七左右,一头秀发飘扬,头顶上带着弯月形的挂饰,
身上穿着半透的彩月裙,薄褛轻纱,体态娇柔。俏脸柔美,眉角含春,身姿丰满,
妩媚动人,正值青春活力,让人看得直流口水。那女子说话间直接跳将起来,柔
夷轻展直接躺在了元武的怀里,伸出小手拂拭净元武脸上残留的鲜血,竟然张开
小嘴含弄手指,仿佛血腥的鲜血是人间美味,舔弄得吱吱作响,那一苹一簇尽显
妖娆,看得太师府上的人是目瞪口呆,直流口水。

  元武瞧见女人神情动作,看着她那仿佛欲求不满的神态,只觉得浑身发热,
就想把这娘们按倒在地狠狠教训一顿。可以想到太后命令,只能深吸一口气,抱
着女人,说道:「嘿嘿!太师,你是给了我不少东西,可那些垃圾怎么比得上太
后给我的奖励。只要拿住你,你府里的宝贝都是我的,还能加官进爵,更何况,
太后还赏给我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你说,我怎么不为她卖命!」

  说完,竟然直接抱着那美人冲了上去,狼牙棒高高举起,舞的虎虎生风,可
谓擦着即伤,触着就死。没一会功夫,后院的守卫死得干干净净。昏暗的月光罩
着已经洒满鲜血的的元武,就好像一尊魔神降临一般。

  整个府中只剩下李太师和他的儿子,看着凶神恶煞的元武,两人已经吓得腿
脚发软。而靠在元武怀里的美人也是弄得一身血,拉着元武的衣襟不满道:「唔
~ 你看看,你看看,弄得人家一身血,这么好的衣服都给糟蹋了。唔~ 人家不依
~ 你得补偿人家~ 」小嘴嘟起,不断的像元武撒娇着。而元武则直接抱起美女,
一把撕开美人的衣服,露出里面宛如羊脂白玉的美妙身材。

  朦胧的月光照在美人的身上就好像月宫的仙子,只是些许的血迹还残存在美
人的脸部和发梢,又好像地府的精灵,美丽又危险。美人这下可是彻底袒胸露乳,
竟然也不遮掩,只是妩媚的瞪了元武一眼,就玲珑巧妙地站在地上,向元武勾了
勾手指。元武看着美人曼妙的身材和妩媚的脸蛋,只觉得欲火贲张,左右两巴掌,
就把一边的太师父子打晕在地。

  他也不啰嗦,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裳,就在旁边洒满鲜血的尸体旁边,直接扑
到美人身上。「呵呵呵~ 啊~ 哦~ 呵呵呵呵~ 」阴冷的太师府里,传出一阵腥臭
的血味,那断断续续的靡靡之音更是将府中的恐怖衬托得淋漓精致。

  天,要变了。
[完]